晏赛杯首届狙人大赛

以永7晏赛为主题的写文狙人活动博客
/每篇文章的作者不同

【晏赛晏】(无差)黑门到来之前,他们在做什么

黑门到来之前,他们在做什么

按理来说他们不该遇见的,一个是在税务局工作的上班族,是那种可以迎刃有余地把家务当成犒劳自己的方式的理性变态,一个是吊儿郎当的神官,偶尔还能可靠地给信徒指明方向,但大多数时候还是在没钱与更没钱之间徘徊,基本上没有少于过二十回。

就在某年某月某个下午5点26分43秒的时候,正在路口装成迷途羔羊徘徊不前的神官赛斯撞上了从超市里拎着两袋智慧鲑鱼走出来的公务员晏华。

撞都撞了,就偷瞄一眼。他看不出对方眼睛里是什么表情,态度非常格式化。对于这种自己反而有点慌,赛斯赶紧道歉挠头祈祷三连,可对方脸上依旧没有明显变化。他心里一紧,好像突然就被打回原形。

想逃的赛斯刚刚迈开步子,就听见对方一句“没事”,不说还好,一说就在自己耳边咣咣的响,他突然有点觉得自己恋爱了,但是步子既然已经迈开,神官也是必定要溜的,只好给对面严肃的超市人留下一个念想的背影。

你在超市离去的背影,是我此生不变的信仰。

然而当事人并没有那么严肃,也没有生气,表情本身就凝固在那里,仿佛在提醒自己遇到了一个蠢材。

意外,意外。

回家路上闲的发慌的晏华已经模拟出一万种这位路人生活的方式,从痞气的衣着到说话风格,甚至排除了这个人住在中央城区以东的可能性。为什么呢?因为不像是住得起的样子。

一个半月零5天26分过去了,赛斯的背影在公务员记忆库中中被死死封存,甚至打上了无用的标签,撞人这件事也在早就在神官脑子里被遗忘的所剩无几,更别说给这件事来个云存档了。

但是总比没删掉要强许多。

那黑门之后呢?

黑门之后的某个时间节点,秒针指向43,已经拥有治疗能力的神官在人群逆流中找到了一位单片眼镜,领带位置不偏不倚,还随身携带着从容自信的男人站在原地端着枪,独自面对现实。

这就有点过分了。

他扛起羽蛇权杖走了过去,给对面来了一套打响指哟你好三连。男男嘉宾对视1.2秒,晏华来了句“掩护一下”。

“别被吓跑了哟。”

按理来说他们不可能遇见的,但是既然神都这样选择了,那就随她喜欢吧。












评论(1)

热度(35)